好评黄软件 红鸾刚刚还很奇怪为什么澜王爷会向皇上求娶面前的清灵,听到老妇人开口顿时恍然。

“姐姐身体不适,特让我出来接受皇后娘娘恩赐,望姑姑莫多心了。”清灵淡淡看了一眼老妇人,转眼看着红鸾冷冷开口,似乎红鸾无论代表谁而来都和她没有关系,她只是来拿东西的至于红鸾身份,刚才她一番话即出,红鸾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着挥手让身后跟着红鸾的宫女将东西交给清灵。

“既然澜王妃已经派你来接受恩赐,那么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太后娘娘非常疼爱澜王爷,希望澜王爷王妃成亲以后能去宫中一趟。”

红鸾自知,今日怕是见不到传说中的澜王妃了,但是还是把太后娘娘交代她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达,这就是跟在太后身边的人,孰轻孰重关乎自己的事情永远办得最好。

清灵接过东西,淡淡点头。“东西我会如实交给姐姐,感谢太后娘娘挂念,太后娘娘的思念我会如实转告姐姐。”清灵学着红鸾微微施礼,恰到好处不失气质,红鸾眉眼含笑,她身边的人如此,那么这个澜王妃想必也不会太差。

“如此劳烦你了,我等东西已经送达,便回宫复命。”

“有劳姑姑,慢走。”清灵弯下身子,行了一个大礼,红鸾一惊,可是心里对墨雪渊和她身边的人重新换了一个认识,她只是一介卑微的宫女,清灵给她行如此大礼,证明澜王妃十分尊重她,一个婢女能得到主子的尊重是天大的荣耀。

红鸾走在路上,想着刚才清灵给她行礼如此贵重,似乎也看开了许多。

“姐姐,刚才那个小姑娘当真不知礼数,怕那澜王妃也是一个不知礼数的人。”身边一个小宫女附在红鸾耳边小声说着,言语之间对墨雪渊的评价相当差。

“休得胡说,刚才她给姐姐行如此大礼,在这大朝国内能有几个主子能这样平等对待我们这些丫鬟宫女的,依我看,这个澜王妃怕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呢。”

另一个宫女边走边未墨雪渊解释刚才没有出来接受恩赐,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墨雪渊没有出来接受恩赐,可是刚才清灵说了是墨雪渊派她出来接受恩赐,那么她代表的就是墨雪渊,她对红鸾行礼也就是墨雪渊对红鸾行礼,如此可见,这样的主子在这大朝国绝无第二人。

“姐姐。”

居家短发女生白皙迷人图片

“刚才那些人走了!?”墨雪渊躺在贵妃椅上,怀里抱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近眼一看才知道是轻叶一来到雪苑便抢着要拿走私藏的枕头。

“嗯!我还给带头的人弯腰行了大礼呢。”清灵把刚才拿到的东西放好,打开的时候一阵芬香扑鼻顿时房间中冲满了好闻的味道。

“这是什么呀!?”轻叶像一只好奇的猴子凑到清灵身边,一双眼睛好奇看着盒子里颜色各异的胭脂盒子,上面的雕刻好看极了,做工也很精致。

“好漂亮啊!”清灵拿起一个粉色的盒子,胭脂盒上面丹凤腾飞刻画得栩栩如生。

就连墨雪渊也有些好奇,这些东西在现在可都是古董,上好的古董有些还早已经消失不见,墨雪渊能见着的机会都很少。

“听说这事楚国贵妃派人送来的胭脂,是上好的江南胭坊的胭脂。”

楚国!墨雪渊的身体猛然一怔,那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就像那天楚国漫天纷飞风大雪深深将墨雪渊的心冰封在深渊,陌生不能再陌生的楚国,原以为那将士楚煜与良儿爱情的见证,原以为那是楚煜与良儿一起相拥的江山,楚煜或许想不到当初良儿想帮他打下这片大陆,可是楚煜太容不下良儿的强大,所以才会形成现在三国鼎立的局面,各国各自为皇却又不得不相互通市以保和平。

楚煜啊楚煜,你一定想不到我会代替良儿重生。“听说皇上已经传信,三国诸侯前来参加主子的婚礼。”轻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走进来,刚好听到几人在谈论楚国,便不由自主说上一句。

“楚国!?”墨雪渊的身体仿佛一只枯叶蝶,躺在贵妃椅上脸色格外惨白,原本脆弱的身体蓦然气若游丝。

“姐姐!”轻叶走到墨雪渊身边感觉墨雪渊不对劲,搭上她的脉搏才发现墨雪渊气息微弱。

“没事。”轻叶准备拿出银针给墨雪渊扎下,墨雪渊颤巍巍开口,沙哑的声音有些无力,轻叶缓缓放回银针,一脸担忧看着墨雪渊。

“姐姐,我随时在。”

墨雪渊抬眸看着轻叶,眼里不胜感激,虽然轻叶平时喜欢和清灵大闹,可是刚才要不是有他,也许墨雪渊还沉浸在良儿的悲伤中。

“雪姐姐,怎么了?”

“主子!”

“没事,我想先休息一下。”墨雪渊困倦无力闭上眼睛。

轻叶挥挥手,在墨雪渊贵妃椅上点上一盏熏香,好闻的熏香味道顿时蔓延在房间中,墨雪渊轻嗅着房间中的味道缓缓闭上眼。

梦境中,是谁一席青衫站在桃花树前,嘴角浅笑一抹清秀如四月芬芳,谁一席素白浅浅一笑美艳倾城,漫天飞舞的桃花树下,佳人成对相拥而立,对月宣誓,今生非你。

可笑,十月大雪,纷飞江山,漫天飞舞许下娶她誓言,可笑,她一身素衣,白伞过后,深深浅浅一些脚印,深深印着他们的过往和美丽的誓言。

真的很可笑,墨雪渊眼角流下苦涩无知的泪水,嘴角凄美的笑着,素白衣衫安静的躺在贵妃椅中,宛若雪山上高贵不可亵渎的白莲。

曾今誓言种种,桃花树下承诺一生不离不弃,她素衣飘珏站在他身旁,只为守护着他锦绣墨黑,为他浅浅一笑,展颜倾尽世间的冷意,莞尔,只为他一人容颜倾城,可惜了他,也可惜了她,可惜她为他不惜银装沙场,换来的却是他虚伪承诺一生,天下之大,他许她坐拥繁华必娶她在旁,一字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