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最新apk带着大群护卫闯入州牧府侧殿的,是身披黑色斗篷,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的旸丘王。

看到旸丘王的时候,勿乞差点没爆笑出声。也许是上次勿乞从玉鴣的通天塔内,从堂堂通天大祭司的鼻子下面将旸丘王掳走的事情吓住了他,旸丘王身边跟上了数十名强大异常的战士和祭司。

三十名身披黑色重甲的战士,每一套重甲都是一般制式,漆黑的战甲覆盖了全身,形如铜钟的头盔上有两支弯曲的长角,头盔的前方被一张黑漆漆的恶鬼面具覆盖,看上去狰狞无比。战甲厚有半寸,甲胄表面镶嵌着一层致密的黑色龙鳞,鳞甲之间铭刻了复杂的立体符文阵,让这套战甲有着水准以上的防御力。

战甲的肩部、肘部、胸部、膝盖等地方,都用精工手段雕刻出了狰狞扭曲的鬼头图案。这些鬼头不仅仅是装饰品,更有着直接的杀伤力。每一个鬼头的瞳孔里都镶嵌着拇指大小的黑色宝珠,里面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绿火浮荡,这宝珠实则是杀伤力惊人的阴雷,随时可以喷出伤敌。

而这些鬼头张开的大嘴中,两排利齿都是用秘法炼制的灵骨飞刺,只要一发动就能喷出。若是在战斗时忽略了这些鬼头中总数超过一百的灵骨飞刺,那绝对是个致命的错误。

这些战士都披着黑色的披风,披风正中用血色丝线绣了一座鳞绚的大山,中间是两个小小的只有绿豆大小的‘旸丘’二字。

这披风用人发制成,边缘则是用锤菏的人筋包裹,这同样是一件防御极其强大的法器,对仙人的各种针对魂魄的法术有着极强的抗力。

勿乞的目光在这些战士的腰间扫过,目光不由得一凝。三十名战士腰间的狮蛮带上,都挂着两块玉牌。一块小孩巴掌大小的玉牌上雕刻了山水云纹,中间同样是‘旸丘’二字。另外一块黑色玉牌则稍微大一些,在九条灵蛇缠绕的云水之间,有一头形如绵羊背生双翼的奇异生灵正在凌风飞舞。

这背生双翼的绵羊是传说中的神物‘雨师’是一种行云布雨的强大生物,有掌控天象的力量。

在大虞复杂的军制中,在勿乞这种制式的尉、校、将的军衔之上,是复杂、繁复,就连大虞军方重臣都难得分辨清楚的,各种用神兽作为封号的强大将领。神兽封号的将领按照神兽的强弱分为若干等级,‘雨师’这一级别的将领,应该在所有神兽封号将领中算是最低一档的存在。

但是这三十名以雨师为标志的将领,他们的实力起码也和十八品金仙相当!

制式的九品尉官、六品校官飞三品将官,他们的实力可能有高有低,但是只有修为达到了一元盘古天,实力足够和金仙抗衡的大将,才有资格得到用神兽赐封的大将封号。

长腿mm清纯萝居家生活写真

除了这三十名装备极其豪华,修为极其强大的战士,旸丘王的身边还跟着十名身穿黑色麻布长袍,袖子上刺绣了日轮图案的祭司。其中最弱的一名祭司,他的袖子上都有三枚圆形的日轮徽章,而最强的那名祭司,他的袖子上赫然是八枚日轮。

那三十名战士身上的气息宛如刚刚出鞘的宝刀,勿乞只是看了他们几眼,就好似被扑面劈了几刀一样难受。而这十名祭司么,则没有一丝半点的存在感,他们给人的感觉就好似十条幽灵,飘飘荡荡的跟着旸丘王走了进来,然后就左右一分,很自然的将整个侧殿控制在了他们手中。

虽然身上没有丝毫气息外泄,但是这些祭司浑浊阴森的眸子却是瞬间扫过了整个侧殿,做好了随时应变的准备。勿乞毫不怀疑他们其实已经准备了数十个极其歹毒的大威力咒语,随时都能发出毁灭面前的一切。

脸色有点发白的旸丘王慢吞吞的向热情迎上来的伯仲孚颌首点了点头,然后就大咧咧的坐在了刚刚伯仲孚盘坐的黑玉蒲团上。伯仲孚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手,几个侍女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送上来了几张蒲团摆放在了旸丘王身前的地板上。

旸丘王看了看站在侧殿正中的勿乞,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面前一个蒲团,淡淡的说道:“海州大司军谭朗?坐!”

勿乞向旸丘王行了一礼,同样盘坐在了蒲团上,腰杆挺得笔直。

他双手按在膝盖上,自然而然的有一股威仪风度流露而出。旸丘王上下打量了勿乞一阵,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伯仲孚坐在了另外一张蒲团上,笑着向旸丘王倾斜着身体问道:“王爷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要务?”

旸丘王轻轻的哼了一声,他掏出一份卷轴摊放在地上,一片朦胧的光晕从卷轴上喷出,显示出了大片的山川河岳。手指在这山川河岳上指指点点的讲述了一遍,却是在述说旸丘王最近几个月带着直属他的大军四处征伐,却在万仙盟的仙人手下处处碰壁的事情。

九个月前旸丘王统帅三十万大军攻打一座由万仙盟修士在某处深渊底部修建的洞府,却被一座形如风车,一旦发动就喷出亿万风刀杀人的大阵弄得灰头灰脸。七个月前,旸丘王领着自己的亲卫追杀一家子散修,眼看就要将那一家三百多口散修斩杀殆尽,却被两个万仙盟的阵法大师利用附近的山川河岳布置了一座大阵,好悬没把旸丘王困在里面。

随后是三个月前,旸丘王麾下一员得力的大将领着三万大军奔袭一个散修世家,结果一不小心误入一座天雷地火大阵,三万大军被烧得干干净净,那大将也被火毒侵入五脏六腑,旸丘王已经派了人将他送回良渚好生休养。但是那火毒入体,就算救治得力这大将的修为也降低了三成左右,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再后就是十天前,旸丘王统军在外围攻一座万仙盟开设的仙坊时,半夜领着几个护卫私出军营行走,结果误入一座仙人布下的大阵,被连续三百六十道星辰之力凝聚的星辰极光杀剑轰在了后心上,将他一件护身的甲胄打得稀烂,差点没把他半条命给打丢了去。

幸好那大阵的根基不稳,闻讯而来的大虞军队用暴力摧毁了那方圆十里的土地,强行破开大阵救出了旸丘王。若是旸丘王再被那大阵困上几个时辰,他真会有性命之忧。

旸丘王自顾自的讲述着他这几个月的倒霉经历,伯仲孚拼命的眨巴着眼睛,目光闪烁的不断向勿乞瞥来瞥去。勿乞一时间觉得,伯仲孚就好像发情的色狼,而自己就变成了个一个绝世大美女,伯仲孚正在用绵绵秋波想要对自己说点什么。

问题是,伯仲孚一男人,勿乞实在是难以理解他那眸子里闪烁的光芒蕴藏的意思。伯仲孚显然极少向人使眼色、很少用这种手段和人交流,所以任凭他眼皮都发酸了勿乞依旧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旸丘王将他这几个月的经历一一讲述后,淡淡的说道:“很明显,万仙盟已经被我大虞雷霆万钧的打击消灭了极大的实力,他们已经无力和我们正面对抗,如今只能守在据点中依靠阵法和我们大虞军队抗衡。”

冷哼一声,旸丘王沉声道:“不管他们如此死守是为了什么,或者他们还有援兵,或者他们还有其他的阴谋诡计。但是我们必须要尽快的剿灭他们!”

伯仲孚微笑着领首道:“王爷所言极有道理。既然我大虞对万仙盟下了手,就应该将他们完全铲平了去。”

旸丘王望了一眼伯仲孚,扯了扯嘴角以作为一个笑容:“说得很对但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些仙人布置的各种大阵。而本王听说,谭朗将军这次刚刚破了一座大阵,让伯云霆立下了一场天大的功劳?”

不容伯仲孚解释,旸丘王沉声道:“大虞爵位,侯位分九品按伯云霆的功劳,最多能赐封九品侯。此番本王保举伯云霆为三品侯,省去他多少功夫和心力?将谭朗让与本王随军助战就是。”

勿乞没吭声,这里一个是中洲牧,一个是旸丘王,他一个小小的九品下州的司军殿将领,外带一个新成立的不过百万人口的东海郡的郡守,根本没资格和他们讨价还价!

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跟着旸丘王,立功的机会更多,得到的好处也更多吧?尤其是旸丘王这样的人,他的出手也会更大方吧?

含蓄的一笑,勿乞看向了伯仲孚。

伯仲孚看懂了勿乞那笑容中的意思,他沉吟片刻,向旸丘王述说了刚刚自己和勿乞达成的协议。要勿乞将所有的功劳都让狗伯云霆,伯仲孚需要给勿乞大量的土地、金钱和子民才行。

旸丘王挑了挑眉毛,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手指在地上的卷轴中一指,大片霞光涌出,东海郡附近的山川河岳尽在霞光中出现。三人简简单单的商量了几句,旸丘王随手在东海郡附近划了一个圈,顿时一片足足有如今东海郡十倍大小的土地就被划了出来,变成了新的东海郡领土。

这一块领土包括了海州以及临近的林州、邡州两州的大片领土,如此一来,东海郡地跨三州之地,实则已经变成了一座三不管的大州,完全成为了勿乞的私人封地!从今天起,东海郡的所有赋税、纳贡之类的事情,都直接向中州负责。

除了土地,伯仲孚还将给予勿乞足够建立一百座新城的金钱,还要从附近几个大州给勿乞调过去数千万子民归入海州治下!

心满意足的勿乞恭敬的向旸丘王行了一礼,他顿时成为了旸丘王身边普通亲卫的一员!

在大虞,像旸丘王这样的亲王的亲卫拥有极大的特权,勿乞已经想好了如何利用这特权去给玉玅一个惊喜!